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一品彩票 > 反馈控制 >

系统思维—— 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力量之魂”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反馈控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当前,影响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因素固然有技术发展、武器装备及组织形态等问题,但最大的思想障碍是根植于头脑的平面思维方式。当我们面临新情况新问题需要开拓创新时,与信息化、体系化、多向型、开放型的系统思维方式相对立的机械化、要素型、单向型、封闭型平面思维模式,就会成为“思维枷锁”,滞碍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加速推进。

  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是军委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在新的起点上贯彻落实这一重大战略思想,既要注重加强信息网络、武器装备等体系“硬件”建设,还应注重从思维方式这一根本问题着手,进一步强化与信息化时代要求相适应的系统思维,深化认知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本质内涵,探寻科学推进、加快推进、持续推进的方法策略。

  体系作战能力建设思想是现代系统思维在军事领域深化运用的产物,准确认知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历史必然与发展规律必须坚持系统思维。

  系统思维是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历史要求。恩格斯指出:“每一个时代的理论思维,包括我们这个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它在不同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时具有完全不同的内容。”信息时代,与生产力方式相适应,形成了以信息为战斗力主导因素、以体系为对抗基本形态,在陆、海、空、天、网、电和心理多维空间展开的信息化军事形态,以及将思维对象作为系统整体,考察客观事件相互关系为特征的现代系统思维方式。强化系统思维,是战斗力形态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历史必然。

  系统思维是体系作战能力建设思想的逻辑起点。逻辑起点是指一种思想或理论最简单、最一般的本质规定,是思想或理论赖以推理论证的最本源性的抽象范畴。体系作战能力建设思想,其逻辑起点源于现代系统思维中要素、系统、体系和集成等基本概念。深入领会体系作战能力建设重大思想,科学认知体系作战能力建设规律,必须追本溯源,认真学习系统哲学、体系工程等思维方法,领悟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本源规律,提高认知和推进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本领。

  系统思维是破解体系作战能力建设复杂性的科学方法。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是一个典型的复杂性问题。传统的还原论、整体论等方法,已难以准确解析体系作战能力生成要素、层次、环境的相互关系和系统控制过程、运行状态等,必须运用系统思维和系统科学理论,从整体综合、透视论、自组织性角度研究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动态变化,运用需求工程、体系结构、建模仿真、战略规划等方法,准确认知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结构和发展规律。

  系统思维是新起点上推进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现实需要。当前,影响体系作战能力建设最大的思想障碍是根植于头脑的平面思维方式。加强对实践群体思维方式的培育,把系统思维变为各级思考问题的基本方式,把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法、工程化、路线图等系统方法变为工作的基本方法,突破“整体就是局部相加之和”的固有认识,批判以建强某一要素、几个武器平台来提升整体作战能力的局限性观念,改变囿于军兵种、专业内部抓能力建设的习惯做法,是在新的起点上推进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紧迫要求。

  加强体系作战能力建设,必须运用系统思维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科学构建其生成模式,在创新实践的基础上,深入探索要素、功能、环境三个层次的具体组成以及各层次之间有机结合、相互作用的结构特征和存在形式。

  解析构成要素应全面准确。要素是完成特定系统功能不能或无需再分的最小单元。要素的类别、质量直接决定着系统的整体功能。对体系作战能力而言,其生成要素既包括一般意义上的人和装备,还应包括影响和制约人与装备结合的军事理论、军事训练和生成秩序等要素。其中,生成秩序是易被忽视但又非常关键的要素。它是影响和制约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规律、规则的统称,既包括编制体制、法规制度等在人的行为约束下所生成的“显秩序”,又包括军事文化及传统作用下扎根于人内心的“隐秩序”。生成秩序规定整个系统发展状态,支配着人员行动、资源配置、能量流动及责、权、利等划分,是体系作战能力生成模式中“看不见的手”,是当前体系作战能力建设应着力加强的关键因素。

  确定目标功能应具体量化。体系作战能力生成模式总体“输出”是“网聚能力”,其具体功能是以信息网络为血脉,通过数据的广泛融合和信息的快速流动,把各类作战力量、作战资源聚合形成新质战斗力,包括信息力、保障力、防护力、机动力和打击力。其中,信息力是即时搜集、传输和处理信息以及运用信息控制引导物质和能量流动的能力;机动力、打击力、防护力和保障力的发挥依赖于信息力;这四种能力在信息力的作用下相互作用、相互耦合,能够产生内聚更紧密、外释更精确高效的新质战斗力。

  认知系统环境应克服片面。系统以外并与系统相关联的所有事物,构成系统的环境。环境是体系作战能力生成系统存在、变化、发展的必要条件。加强体系作战能力建设,必须高度重视环境的作用,充分认清体系作战能力建设是以世界军事变革为背景,以国家整体发展为依托的系统工程,孤立搞建设或者只依靠部分外部环境,将会进入以偏概全的误区。应将科学技术、国家战略、国防投入、社会资源、外军经验等多方面因素纳入体系作战能力环境认知范围,以对系统环境的全方位认知,拓展体系作战能力建设资源吸纳的渠道和范围。

  分析调控网络应信息主导。调控网络是系统生命力的体现。体系作战能力生成系统中要素层、功能层和环境层相互交错联结,形成了实现以整体目标的功能网络、信息传输网络、物质能量供应网络为基本构成的调控网络。在体系作战能力建设中,信息网络的主要形式就是网络化的信息系统。高效运转的网络化信息系统,既是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重要支撑,也是体系作战能力生成的基本依托。构建体系作战能力生成模式必须将信息网络突出出来,以信息网络构建主导其他要素建设,增强系统高效调控和有序运转能力。

  系统思维不仅要求我们全面准确地认知体系作战能力生成规律,更重要的是运用系统处理复杂性问题的科学方法,加速提升体系作战能力。

  按照整体动态关联要求,加强体系顶层设计。体系作战能力建设制约因素多,牵涉面广,如果不能加强体系顶层设计,就无法保证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科学有序进行。例如,功能层面要遵循作战能力需求分析规律,从致胜机理中分析致胜必须具备的优势条件,从优势条件中分析代表作战能力发展方向的先进战斗力内涵和能力需求,围绕先进战斗力内涵,科学构建总体和分项能力指标体系,形成引领建设的参照系和方向标。

  坚持结构功能统一定律,优化军队组织形态。结构决定功能,功能反作用于结构。不适应环境、没有功能及功能负荷的结构,迟早要退化、解体或被重组重构。军队建设发展的历史也表明,结构的变化历来比较缓慢,但却最具有深刻性。加快推进体系作战能力建设,必须把创新优化军队组织形态作为关键环节突出出来。要构建适应使命需求的作战力量体系,以战略力量为基石,以常规力量为主体,以战区为枢纽,形成规模适度、结构优化、体系精干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确保在各个领域、各个方向、各种环境下有效履行使命。要强化有利于信息流转的指挥体制,改革按照行政建制,逐级控制部队、逐级流转信息的“树状”指挥体制,积极构建横宽纵短、纵横一体的扁平化指挥体制,减少指挥层次,增强控制能力。要把综合集成作为优化军队组织形态的重要方式,在技术层次上实现各种武器系统的功能集成,在系统层次上实现作战部队的内部集成,在体系层次上实现诸军兵种之间的一体集成,通过多层次集成把各种作战要素、单元、力量融合为有机高效的能力整体。

  着眼生成新质作战能力,提升信息主导水平。信息化战场,信息是主导因素,信息系统能量释放的“血脉”。从任何要素节点注入信息流,都会通过信息网络产生乘数效应、循环效应和非线性作用,出现单个要素所不具备的功能,涌现出新的质态即新质作战能力。体系作战能力建设要基于以上规律,全面贯彻信息主导的要求,积极创新信息化作战基础理论和应用理论,大力发展信息化主战武器系统和指控系统等信息化装备,努力培养适应信息化战争的指挥决策、武器使用、综合保障、科技创新人才群体,突出提高部队战备、教育、训练、管理、保障等环节的信息化程度,大力发展“打赢信息化战争,建设信息化军队”的军事文化,扎实提升全系统全要素的信息化建设水平,不断催生适应信息化作战要求的新质能力。

  围绕增强体系适应能力,强化战略调控管理。自组织、自适应是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重要目标。一支军队要使自己的能力体系不断发展,必须注重从战略全局加强调控管理,不断优化作战能力生成过程。要在强调以信息网络链通整体作战体系的同时,注重作战单元自组织、自协同和自适应程度,立足于信息网络整体失能失效的最复杂最困难情况,增强作战单元主动协同、自主适应能力。要强化战争设计理念,积极构建集军事专家体系、知识体系、大型计算机及高速通信网络为一体,以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法为核心的作战试验室,运用系统科学成果推导未来战争形态和新的作战思想,为加强体系作战能力建设调控管理提供科学依据。要注重运用路线图这一新型战略管理工具,科学设计体系作战能力生成模式的现实起点和预期目标之间的发展方向、发展路径、关键事项、时间进程,高效配置环境资源,切实发挥路线图多方协调的纽带功能、决策支撑的规划功能、整合资源的统筹功能和实施过程的控制功能,扎实有序地推进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科学发展。(何清成)

本文链接:http://explodingspec.com/fankuikongzhi/188.html